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8 20:41:27 | 查看: 35| 回复: 1
序章

  神州,地广物博,浩瀚无边。

  东方,沃野万里,无数城池小镇坐落其中,星罗密布,无比繁盛。

  南方,山峦叠障,大江大河,风土人情迥然不同。

  西方,有大山拔地而起,屹立千万年,将边荒的漫天风沙阻挡在外。

  北方,白雪连天,一望无际,更有那原始森林,人迹罕至,乃是巨兽乐园。

  在这神州大地之上,自古流传有长生超脱之法,传承至今,已有数千年。

  时至今日,修真之辈探究天人,聚而论道,奇人异士降妖除魔,结而同行。于是乎一个又一个门派秉持天意,布道世间。

  现如今,大小门派林立,不计其数,各门各派修行之法亦是五花八门,各放异彩。

  然而长生难,超脱之道更是虚无飘渺,是以尽管千年来天下英杰备出,却仍无一人可得长生。

  久而久之,修行求长生的便愈加稀少,更多的修行者转而寻求心中所想所念。

  我们的故事,就从神州东土的未名城畔开始。

  未名城,方圆百里,虽不是世间一等一的大城,却也不小。一条松江由西北进,东南出,将整座城斜分为二,一半小,一半大。

  东北方这小半城边是一片小山脉,名曰未名山。

  这片山脉由北至南,与松江一起,将这半边小城包围起来,形似月牙,故而这半城又称月牙湾。

  未名山脉挺拔连绵,其中有五座高峰,皆百余丈,算是东土之上难得的“大山”。

  但见那山峰之上,郁郁葱葱,茂林修竹,一片苍翠。更有飞禽走兽,隐于其中,端的秀丽,正是人间好风景。

  城因山而得名,山却因仙而闻名。

  未名山上有仙人,这是未名城人尽皆知的事情。不过说是仙人,其实只是修行者,但在平民百姓看来,两者相差不远。

  是以虽然山上时有光芒闪动,山脚下的村民却早已见怪不怪,此等景象,正是他们心中的仙人练法,定一方平安。

  三百年前,有一道人游历天下,见此地山清水秀”  雨村低了半日头,方说道:“依你怎么样?"门子道:“小人已想了一个极好的主意在此:老爷明日坐堂,只管虚张声势,动文书发签拿人.原凶自然是拿不来的,原告固是定要将薛家族中及奴仆人等拿几个来拷问.小的在暗中调停,令他们报个暴病身亡,令族中及地方上共递一张保呈,老爷只说善能扶鸾请仙,堂上设下乩坛,令军民人等只管来看.老爷就说:`乩仙批了,死者冯渊与薛蟠原因夙孽相逢,今狭路既遇,原应了结.薛蟠今已得了无名之病,被冯魂追索已死.其祸皆因拐子某人而起,拐之人原系某乡某姓人氏,按法处治,余不略及'等语.小人暗中嘱托拐子,令其实招.众人见乩仙批语与拐子相符,余者自然也都不虚了.薛家有的是钱,老爷断一千也可,五百也可,与冯家作烧埋之费.那冯家也无甚要紧的人,不过为的是钱,见有了这个银子,想来也就无话了.老爷细想此计如何?"雨村笑道:“不妥,不妥.等我再斟酌斟酌,或可压服口声,颇有些灵性,便在此开辟道场,传授道法,号曰未时当日午,那贤臣梦斩龙身央。

  如今那道人虽已仙逝,但毕竟留了道统,他的几个徒弟也都是人才,齐心协力将其打理的不错。当初的小小门派,亦已成长为远近闻名的仙家圣地,却不料尔后遭遇劫难,开始渐渐衰败。

  而今,未央宗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再无往日辉煌。

  这一日,正是风和日丽,湛蓝的天空下,白云袅袅,山林之中隐约有人声飘荡。

  “我辈修行者不贪图身外之物,当坚守本心,探究天人...”说话之人,约莫四十来岁,面貌庄严,一身道袍似与天空融为一色。他的语气之间,虽有训诫之意,但目光中却流露着慈爱。

  “是,师父,徒儿知道了。”回答他的,是一个稚嫩的童声。只见这孩童双手抱拳,有模有样,头却微微低下。他看上去十岁左右,眉清目秀,让人不禁生出好感。

  和中年道人一样,他身上也是一件小道袍,不过却多有皱痕,穿在他身上也不太合身,有些宽大。颜色也不如那个被他唤作师父的,淡淡的,看着像是常年清洗之后褪色的样子。清风一吹,空空荡荡,好似一湖碧水。

  “你看师父我,修行三十余载,除去一口长剑,身边再无一物。哪像你爹,当初上山学道才三年,便耐不过清苦,居然就,就跑下山了!未央转发:非主流,情绪化,模式外操作对超短的危害宗的脸都差点被他丢光...”中年道人越说越气,胸口起伏,很是激动。

  “师父,我爹的事,你都说过多少遍了...再说了,你的东西,不都在师娘那儿吗?”小道童一脸无奈,撅着嘴,耿直说道。

  “就他那点破事,我说多少遍都不为过!当年他偷偷跑下山,本想着他只是下去偷玩几日,哪知他这一下山,再也没有回来,枉我还替他在师尊面前求情!你知道当时我有多难堪吗?”

  “我未央宗规矩不多,跟那些个名门大派比,不知道少了多少麻烦。当年你爹要是主动和师尊讲明,执意下山,师尊也未必会强留他。但你爹怎么做的?居然就一声不吭,连我都没告诉,亏我还当他是最好的朋友,唉...”说到最后,中年道人心头一阵无力,长叹一声,不再数落。

  “师父...”小道童见师父念及往事,心情不佳,不敢再顶嘴。

  那中年道人望着天边许久不语,眉目间倦意渐生,“你自己修习去罢,为师有些累了...”说完,他便径自离去。

  小道童听着中年道人的脚步渐渐远去,四周草木随风摇曳,沙沙声不绝于耳。他抬头看去,只见天上白云悠悠,飞鸟结伴而游,好生自在。风拂过宽大道袍,带起阵阵涟漪,他的心也仿佛跟着飘到天边,与飞鸟齐游。

  说起来,他爹当年上山其实并非自愿。三十年前他爹才十岁,恰逢师祖下山游历,见他资质不错,就想收为徒弟。哪知他爹喜动不喜静,对于修行之事并无兴趣,任凭祖师怎么诓骗都没上钩。

  一计不成,祖师只好去找他们族长,说了许多好处。当时族中刚开始有些发迹,族长思前一个朴素的道理,关于深交所的公司等级分类想后,觉得有族人能走上修行之道乃是大机缘,于族中而言,还能威慑其他竞争对手,让那些人不至于下黑手使阴招。

  于是族长便和祖师一起劝他爹,他爹年少拗不过,最后勉强答应下来,只是本非情愿,所以始终有着隔阂。

  这之后,他爹在山上遇到了他师父,他师父也是个爱热闹之人,两人又同在一门下,遂结为好友,一同修行。三年时光转瞬即逝,他爹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性子,觉得在山上度日如年,甚是无趣,便偷偷溜下山,也不敢回家,就在这未名城里讨生活。

  开始时,还时常思念他师父,有几次忍不住想上山看看,但又怕一回去就再也出不来,就始终没有付诸行动。后来挣了本钱,开始四处行商,漂泊不定,居无定所,渐渐把旧事忘记。

  尔后十数年,他爹在行商时偶然回到未名城,便想上山回宗门一聚。却没想到上山途中偶遇他娘亲,当时他娘亲被野兽所伤,眼看就要殒命,他爹及时出手赶走野兽。得亏他爹在未央宗修过几年,虽然不会高深的道法,但还算有两下子,要不然两人都有危险。

  打退野兽之后,又送他娘亲下山回家,他爹见天意如此,就没有再强求。且他们两人一见倾心,没过多久就在未名城中成了婚,直到这时,族长才知道他爹早已退出修行之路,虽然懊恼,但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他也只能接受。

  等小道童出生,他爹才算是安定了下来,只是那之后,就再也没心思回山了。

  再后来,家族基业逐渐稳定,适逢族中新生一代相继出世,族长心思又起。老大靖风八岁那年,恰巧东土第一大教青冥门开谷收徒,族中带他前去撞机缘。

  也是靖家气数正旺,靖风的资质居然不错,被青冥门仙师一眼相中,收为弟子,一步登天。

  老KDJ指标爆赚规律二靖雨只比靖风小一岁,本来也是要一起去的,只可惜出发前感了风寒,加之去青冥门的路途不近,于是没能去成。但她虽然和青冥门无缘,却另有机遇。

  靖雨十岁的时候随她娘亲上山烧香,她一人玩耍时不甚迷失密林,转到天黑也没找到出路,不由大哭起来。

  就在此时,有一仙姑从天而降,见她独自哭泣,心生可怜,便问她缘由。她见来人白衣飘飘,又从天上下来,好似神仙,举手投足间让人有安心之感。她不仅当即止住哭声,还对着仙姑相视一笑,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求仙姑带她回去找娘亲。

  仙姑笑道:“这有何难~”说罢,一挥手,脚下涌出一片霞光,将两人托起,越升越高,越过密林,眼前豁然开朗,周围一切尽收眼中。

  那寺庙与两人刚才所在的地方已有数里,想来是靖雨慌乱中走错了方向,难怪怎么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仙姑素手一指,霞光便载着她们两人往寺庙飞去。

  等落到寺庙门口,正遇到寺里僧人出来寻她。原来她娘亲烧完香祈了愿出来,在附近找不到她人,不由大急,在林子边缘找了半天,还是无果,只能转回寺里,找僧人帮助。

  没想到刚出了寺庙,就碰到仙姑带着她回来,她娘亲见她平安无事,心喜万分。那些出来帮忙的僧人见人已经回来,那仙姑又像是修行中人,也不多说,各自散去,回寺里继续打坐参禅。

  过不久,她娘亲才从大惊大喜中回过神来,见那仙姑还在原地,不由脸上一红。刚才过于激动,却是一时把恩人忘记了,赶忙道谢。

  仙姑盈盈一笑,只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她娘亲见仙姑客气,便邀请其到家里坐坐,盛情难却,仙姑不再推辞,遂一起下山。

  下山途中才知仙姑人名陆招英,乃是一海外修行者。神州之外,漫漫大海之上,亦有不少修行道门。陆招英的师门虽不如青冥门这般擎天巨擘,但也是近千年传承,人才辈出,在海上势力不可小觑。

  陆招英前些日子修行之时,静极思动,于是从海上来到东土,一来游历天下,看看风月,二来也想找找有没有好苗子,收入门下。

  此番正好遇到她娘俩,反正也没什么急事,便出手相助。刚才没仔细看,这时陆招英才发现靖雨资质颇好,而且刚才那相视一笑,这小丫头和她很是投缘,当下就起了心思。

  待到晚宴过半,陆招英当着靖雨爹娘的面,说出收徒的想法。她爹娘闻言,十分欣喜,他二人对自己女儿当年没能去青冥门撞机缘很是可惜,如今又有这般机会,哪有放过之理。但此事毕竟关系到自己女儿一生,他们不敢轻易做出决定,便让靖雨自己拿主意。

  靖雨本就对这仙姑有好感,只是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再见爹娘,思及此处,心中便有诸多不舍。陆招英见状,推波助澜道:“这倒无妨,我海外仙门,不似东土道门这般清规森严。将来你想爹娘了,回来便是。”

  靖雨一听,大喜,当即走向对陆招英俯身拜倒,“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陆招英扶起靖雨,眉目间有浓浓笑意,“起来吧,以后你随我学艺问道,没有这么多规矩”。

  同步,宴席上一片欢声笑语。陆招英此行心愿已了,就在靖家多待了几日,最后带着靖雨驾上霞光,飞天而去。

  靖家老三,靖海,便是上文说到的小道童了。






      新研股份:大飞机+航空发动机+军工+农机+新疆65周年。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大圣既有拔济之心,容小龙回海点兵,烦大圣到天宫奏准,请一道降雨的圣旨,请水官放出龙来,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9月最确定的政策主题:十倍空间的新固废法。分众传媒——666。热点前瞻:农药板块+锂电池+聚碳酸酯+有色金属。驿丞无奈,只得屏去一应在官人等,独在灯光之下,悄悄而言道:“适所问鹅笼之事,乃是当今国主无道之事。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大醉一场!一个山东的孤独小散!。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8 21:11:40
唉,说啥好呢?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