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0

积分

0

好友

4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2 15:21:14 | 查看: 6| 回复: 1
  当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时,我们相信地方单位和法律会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但在贵州省荔波县却是相反,反而助纣为虐,避重就轻歪曲实施,隐瞒事实真相,包庇凶手。严重侵害了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事情是这样的,韦祖国,贵州省独山县本寨乡人,一个老实本分的普通农民,虽患间歇性精神病,但秉性忠厚老实、为人温和善良,谦虚忍让,尊老爱幼,从不与人争执,经常在地方中做很多经常做很多好人好事,更未有过任何犯罪前科。
  但不幸的是,在2005年11月5日上午,韦祖国徒步走亲中,路经荔波县甲良镇甲新村时,无端地被当地暴徒打死了,随后遭到抛尸隐埋。
  直到11月11日,消息走漏,韦祖国家属当地派出所人员前往此地认尸遭拒,当地全村人员700多人员、刀枪林立的围堵,荔波县也不愿配合认尸取回,消息传出,韦祖国家族,亲戚纷纷前往,差点引发2000多人的群体冲突,最后在黔南州公安局的介入下才得以认尸取回。
  此后,死者家属多次到荔波县相关部门催促破案,依法抓捕凶手,他们都说要我们相信政府,回家耐心等待破案。但随之而来却是一拖再拖、不了了之,韦祖国妻子黎永菊自当晚听到是但恐玉帝见罪,方才走出天门来也丈夫遇害,当场哭昏抢救,救醒后日夜哭啼,整天催问何时能抓到凶手,一个多月后,由于悲伤过度含恨而死。
  不久,有个现场证人——白状余(退休教师),找到韦祖国家属,白壮余向受害者家属叙述他当天看到所发生的一切:当天大约下午四点半,退休教师白状余正好从此地路过,者下组抓到一个人,在路边,身高170cm左右,一脸螺塞胡子,当时者下组全村男女老幼几十人都在场,村长白廷渊要白状余去认人认字,当白状余要走近去认人认字时,甲良镇政府的车就到了,可是车子路过现场并未停车,只是掉头后二次路过现场,在距离现场70米左右的拐弯处停车,没有政府人员出来维持现场。
  这时,白状余就走近去认人认字,他看见韦祖国还是端坐立在马路边,一手拿纸一手拿笔,白状余说:“他写是‘独那些小猴,眼乖会跳,刀来砍不着,枪去不能伤山县本寨乡’”这几个字,这个人我不认识,但是在塘立(本寨乡)赶场见过,没有交往,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三都县的”。
  一些人等着不见政府人员出来,就纷纷向停车的地方走去,留下一些妇女儿童老人在现场,不知道他们了什么,几分钟后,就从停车的地方走出来一个叫白光敏(家名白老齐)和两个年轻人(不是该村的人),白光敏指着韦祖国诬陷说:“去年我家的马就是你们偷的,我太恨你们这些人了”,说完将韦祖国踢倒后并用力踢左侧小肚,站在一旁的白廷志得势就用木棍用力殴打韦祖国。
  白状余见他们二人打得太狠毒怕出人命,就去劝他们两人,说“你们别打了,你们要是说他是强盗的话就割他一边耳朵就行了,留他一条命回家,以后我们赶场也认得”。白廷志却说,“既然他不是你朋友,你就不要多管”,说完继续打,白廷志的母亲覃小米也上前去拉劝儿子白廷志,说:“不要打了,一会打出人命来我们背不起”,但是白廷志之父白朝安却在一旁说:“你们打,只要你们打,打死了拿到对门坡埋”,说完还当场解裤向韦祖国拉了几滴尿,旁边的妇女小孩都喊丑转脸,土医生白作文就蹲在马路对面看着,一声不吭。
  两人打了几分钟后,才从停车的地方走出来了一个人,叫柏作志(在甲良政府做饭的人员),他边走边说,“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来了你们就别打了”。当他走近时,这两个暴徒(白光敏,白廷志)才停手,这时白状余看到韦祖国已经倒在路边,不省人事了,估计也活不成了,白壮余不忍心再看下去,就回家了。(案发现场距离甲良镇卫生院不到二十分钟车程)
  等到六点钟,天快黑了,听媳妇说今天者下组打的人已经死了,不要让他们拿到我们的山上去埋,白状余又悄悄赶到现场,只见荔波县公安局已赶到现场,指挥白廷刚和白廷志两兄弟捆住韦祖国的手和脚,像抬猪一样把韦祖国尸体拿去山上找隐蔽处掩埋了。
  (其间该村白云超还脱下韦祖国两只水胶鞋,用柴刀砍破扔到路坎下,其中一只后来被受害者家属在路坎下找到)。当时荔波县公安局长是黄佩忠,几个月后调到黔南州政法委;当天到场指挥埋尸的是荔波县公安局刑侦队大队长韦明东,今后一直由他调查此案。
  2006年5月31日,荔波县公安局认定该案为“群体所为,直接责任人证据不足”为由,得出“不批捕,不起诉”的决定,同时认为韦祖国存在盗马行为,打死完事。
  韦祖国家属(以下简称家属)无法接受这个答复,为了给韦祖国洗清冤屈,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带着证人多次往返于省级、州级、县级相关政府部门,反反复复不断上访几十次,过程很曲折很艰辛,负债累累,均无结果。 直到 2008年8月,在奥运会维稳之时,韦祖国家属进京上访受阻,(同时不久前有瓮安事件),荔波县公安局迫于压力才开始调查此案,调查的正是时当天指挥凶手掩埋尸体,时任荔波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韦明东。十五天后得出大致结果:认定有十一人参与打人,但是仍然无法追究主要责任,不起诉、不抓捕凶手。
  对于这个结果,家属拒不接受,继续到处上访,催促破案······在历尽千辛万苦,荔波县检察院终于批捕,但荔波县公安局还是不愿抓人,这引发韦祖国家属的愤怒,当场与韦明东发生抓扯,被拘留10日,到了第9天,荔波县才抓到凶手,此案终于进入司法程序。
  2009年11月,荔波县法院终于开庭审理此案,开庭当天,原告方就连三大老妖都上板了主律师偏偏不到场,只派助理出庭,临时熟悉案件卷宗材料,审判过程中,法官避重就轻,也只是训斥了当地村民,辩论仅几分钟,正要提到一些关键问题时,凶手开始翻供,随后法院立即休庭。几天后,给出判决,大致结果是:韦祖国存在盗马行为,凶手白廷志、白光敏等人属于自首,从轻处理,判处有期徒刑一至三年不等,缓刑四年,赔偿3.5万元。
  家属不服,继续上诉,十五天后便得到中级人民法院答复,大致结果是:白光敏、白廷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白廷志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赔偿5万元。 
  面对这样的案件结果,受害者家属十分愤怒,坚决反对,但是已经无力再去申冤告状了。从此案的经过来看,凶外资口味没变,疯抢这些票!手明确,犯罪事实清楚,充分,手段残忍,证据确凿,凶手判得太轻了。同时当天到场的几个甲良镇政府人员已经到场,却不第一时间维护现场,反而导致韦祖国被打死,这是明显的渎职失职行为,当地政府与这件案子有密切利害关系,正是这一点,才导致该案一拖再拖,最终也没得彻底调查清楚,就想扣死者一个“强盗”的帽子,栽赃嫁祸,死无对证,把自身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冤案。
  关于本案,大家有什么看法,请在下方留言,并希望你们能够伸出正义之手,替受害者鸣冤,督促相关部门重新彻查此案,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还死者一个清白。谢谢大家。

  最后请问当地县领导:当你们善良老实的父母、子女外出探亲、访友或旅游,回来时变成一盒骨灰,自己明明查出案件的经过,凶手近在眼前,但是对方政府也给你们与韦祖国案子8.28:波段启动点,选对方向比盲目努力更重要!同样的答复,无论如何就是不抓凶手,你们也会接受这个判决结果吗?你们会满意吗?

  

  

  

  

  受害人家属:15286223966
  13885475627       用火和柴说说核心龙头股的本质、上涨过程和如何买卖!。魔王大惊道:“猢狲原来把运用的方法儿也叨餂得来了。”五儿听了,方知是玫瑰露,忙接了,谢了又谢。芳官又问他"好些?"五儿道:“今儿精神些,进来逛逛。这后边一带,也没什么意思,不过见些大石头大树和房子后墙,正经好景致也没看见。"芳官道:“你为什么不往前去?"柳家的道:“我没叫他往前去。姑娘们也不认得他,倘有不对眼的人看见了,又是一番口舌。明儿托你携带他有了房头,怕没有人带着他逛呢,只怕逛腻了的日子还有呢。”说声去,嘤嘤的飞到前面,只见那老妖坐在上面,正点札各路头目。股市中:最大的自留就是战胜自己战胜庄家。。股市十重天你我第几重?。次日天晓,行者去背马,八戒去整担,老王又教妈妈整治些点心汤水管待,三众方致谢告行。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0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2 15:43:30
哎~~~,哎~~~~,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