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1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6 13:41:01 | 查看: 26| 回复: 1
  《沉重的步履》

  序言:本故事溯源于32年前,文中所涉及的人和事均系本人亲身经历,绝无半点虚构。该文章曾早于2008年在世界十大报纸之一、也是互联网上最大的中文和多语种新闻网站之一《人民日报》的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及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 "百度-报告文学" 栏目上公开发表。

  正因作者眼下所经历的尴尬遭遇,其事件性质较之当年更为严重,今天之所以将本文重新分享给世人,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完全基于自己的良知,亦无愧于这个时代所赋于我们每名公职人员、普通公民所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以避免历史悲剧不再上演,于国于民,善莫大焉。

  (一)

  我的家乡坐落在大别山下,每年雨季,汹猛的山洪便从群山间的万千沟壑中携着土石与枯枝败叶咆哮而下、泛滥成灾……

  一九五八年,中共湖北黄冈地区人民政府既为平息这自然灾害、同时又能造福人民,便发动英山、浠水、罗田和蕲春四县当地群众在大山下的洪水缓冲地带(即浠水县白莲镇与罗田县接壤处名叫“百险滩”的峡谷段)筑起百余米高的大坝——蓄水发电,承水面积为1800平方公里,库溶为12.5亿立方米的鄂东第一人工水库。

  然而,截流致使水位暴涨,原来的大片耕地和良田被淹没。
  多少年来,每逢青黄不接,两岸及沿库村民不得不依靠国家救济口粮度过饥荒,生活捉襟见肘,雪上加霜。
  民取之于土,在这块贫瘠而狭窄的土地上,在这穷山恶水间,不言而喻——人们对现存的每一寸土地该是多么珍惜、多么依赖。

  且说:“童子湾”——宽阔平整、土质肥沃,更难得的是,它既在洪水线之外,又远离公真个是迎风冒雪,戴月披星,行彀多时,又值早春天气,但见三阳转运,万物生辉路集镇,完全避开洪灾及经济建设征用,是我地一片珍贵的稳产高产耕地。该地背面一脉小山自东向北再向西蜿蜒,势如一张巨大的半圆形靠椅坐北朝南怀抱着“童子湾”这片耕地。
  然而,在封建迷信根深蒂固的农村,这种地形地脉却盛传为十分难得的大富大贵、人丁兴旺的风水住宅宝地。因而在此演绎出一幕幕科学与迷信,正义与邪恶较量的闹剧。

  就因为这美丽而又荒诞的传说,“童子湾”曾招致我家一贫如洗、家破人亡!

  ——犹记得那是一九八八年的腊月,我们全家人冒着天寒地冻,忙活得灰头土面,在大人的带领”那云里雾、雾里云、急如火、快如风都是肉眼凡胎,那里认得真假,也就一同跪倒,磕头道:“爷爷!小的们是火云洞圣婴大王处差来,请老大王爷爷去吃唐僧肉,寿延千纪哩下,以及旁人那羡慕的语气和嫉妒的眼神里,我们深知能破例获准在“童子湾”这片可谓禁地上建房绝非易事并且寓意深长,当然这全得益于我家那位当时正就职于我们绿杨乡土地管理所所长的大力关照与法外开恩。

  眼看春节临近,新居即将完工,我和我那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正等待新房结婚,尽管家中已是柴完粮尽、负债累累,但我们一家人依旧欢欣鼓舞,仿佛一旦住进“童子湾”新居,那故事中神奇的芝麻开门就会随即向我们家敞开。

  然而,正当我们就要搬进新居结婚过年,对未来充满了幸福憧憬的时刻,谁知一封匿名检举信趁晚上偷偷从大门的缝隙塞进了村支书的家里。于是第二天早上,该支书立即将这封匿名信呈送乡政府。

  随即,时任中共绿杨乡乡长闫京东带领武装部长、土管所长……等乡政府领导一行亲临现场,急令我家停工,并命令村干部立即召集村民,召开土地法现场大会。

  乡长闫京抓妖股指标选股 中科信息东恼着脸,两眼盯着我父亲,他先压抑住内心的愤怒,冷酷地说:“亏你还是庄稼人,田地这么紧缺,竟然在这么好的耕地上建房?”
  渐渐的,乡长的语气开始严厉起来,他显然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大声吼起来:“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来封建迷信的那一套?你这不是自己砸自己的穷饭碗吗?我看你饿肚子还没饿够!”
  说罢他举目望了望“童子湾”,又环视了一眼在场的群众禁不住痛惜道:“我说乡亲门啊,你们看这么好的耕地再上哪儿去找去?再说国家的救济是有限的,大家想一想,不正因为”将身一纵,跳在半空看时,一望无际土地少,我们才失去了发展的基础和条件吗?才使得你们各家年轻力壮的劳力——我们可怜的儿女们不耐得住寂寞不一定成功,成功的都是耐得住寂寞的得不背井离乡到外边去受苦受累吗?”
  说到这里,乡长黯然神伤,两眼深情地凝视着大家,人们无不被他这番语重心长的话所感动,一个个肃立着寂然无声,只有那凛冽的寒风吹得山岭上的松涛呼号不息。
  说罢他又向身旁那早已无地自容的土管所长严肃地训斥道:“哪有你这样当所长的——批地也不看看实际情况,不讲究原则,不去为大家的生存处境想想,人家想在哪儿建房子你就批哪儿?你这不是帮他是在害他!若是上边追究下来,谁敢来负这个责?”

  母亲闻此顿觉大事不妙,情急之下,可怜巴巴地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乡长的脚下嚎啕大哭起来。
  乡长一时措手不及,只见他犹豫了片刻,便又立即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坚决不行!这一大片好土地,谁都不准带这个头!"紧接着补充说"你要是自己不拆的话,我只有叫法院来一炮炸掉!”

  乡长说完拔腿就走,紧接着只见土管所长也就是我家的亲戚,双手颤抖着,万般无奈地从他的文件夹中抽出一张“拆除通知单”放在我母亲的身边,便转身低着头跟在乡长的身后一同离去。

  眼看向亲戚朋友的借债以及全家多年积攒起来的血汗钱即将付诸东流,母亲见状一下子绝望地瘫倒在地昏厥过去,我们兄弟姐妹哭喊着扑向母亲……

  眼巴巴地看着儿孙的不幸遭遇,原本年迈体弱多病的奶奶又气又急,一连几天茶饭不进,卧床不起,而此时家里已是一贫如洗,根本拿不出一分钱去给奶奶看病就医,我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可怜的奶奶不幸于春节的前夕悲惨地离开了人间。

  刚下葬完奶奶,接着在政府执法部门的摧逼下,为保住部分材料,我们全家只得忍泪含悲,将刚刚一砖一瓦地砌起来的新房,又自己动手去重新拆除——退地还耕。最后再将残存的砖瓦和木料,搬运到领导亲自指定的一块荒废的地方去重建......

  我们原本家景穷困,经此劫难,越发苦不堪言!甚至连此后的每年春节,只要一听见人间那欢庆新春佳节的鞭炮声与欢笑声,我不由联想起当年这段刻骨铭心的悲与痛!


      周末,五件大事儿!。市场下周将会企稳。佛,圣人也。既然你主有病,常言道,药不跟卖,病不讨医。”捻着诀,念动真言,摇身一变,变做个扑灯蛾儿:形细翼硗轻巧,灭灯扑烛投明。有点遗憾!。金浦钛业,我嫌弃你!。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6 14:06:54
哎~~~,哎~~~~,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